彌蕥

保护屁股人人有责(卡带卡无差)(1)

上神子有十:

1
》》》


宇智波带土被从战场扛回来以后,就一直由六代目火影亲自监管,管着管着,就监管到床上去了。


当然,知道他们滚到床上去的只有少数几个人。


在不明真相的群众眼里,六代目火影忍辱负重亲身亲为监管四战战犯,而四战战犯也被六代目火影的真心感化,弃暗投明,重归木叶,作为六代目直属暗部兼辅佐官工作。


在更加不明真相的群众眼里,六代目火影上任之后,身边一直都跟着一个超级喜欢吃红豆糕的精分暗部,因为每天晚上火影下班的时候总能看到他们两人一起去甘栗甘买红豆糕。


宇智波带土虽然以前是贤二,但是毕竟是做过BOSS兼幕后水影的人,所以偶尔也会帮卡卡西处理一些公务,至于对让带土接触这些机密文件持反对意见的高层都被莫名其妙就入住到宇智波驻地是几个老不死给镇压下去了,屁话都不敢讲。


有一段时间需要处理的文件特别多,一代二代火影不肯帮忙,公文全压到了六代和六代辅佐的身上,两人日夜不停地忙活了一个礼拜才搞定。


卡卡西的身体比不上半边身子都是木遁细胞的带土,不能不休息,所以大部分公文都是可以不睡觉不吃饭的带土帮忙处理的。


虽然带土的身体素质好,但是也禁不住在凳子上坐了一个礼拜,那时候还偏偏正好是天气最热的时候,于是带土就出事了。


“辛苦了,带土。”卡卡西把所有处理好的公文都叠放到一起,揉了揉已经累趴下的带土白色的脑袋。


成为十尾人柱力后又被剥离十尾,对带土的身体伤害很大,所以导致带土一夜白头,但是好在外道魔像又给塞回去了,小樱的查克拉足够充沛,又有鸣人佐助阴阳遁的帮助,才把带土从彼世给救了回来,不过这白发,是变不回去了。


带土是这么安慰他的:“这不就是情侣头么,其实还不错啦。”


带土趴在桌子上,整个人像是融化一样,下巴搁在笔上,一边脸颊被沾上了墨水,他有气无力地说:“还好做火影的不是我。”


卡卡西伸出手指想要抹去他脸上的墨迹,但是越抹越脏,只好放弃,拿出一块干净的毛巾给他擦。


“但是你以前不是很想做火影的么,带土?”


“因为以前我可不知道做火影这么累,明明三代可是天天练练字偷偷窥悠哉地就像是在养老。”


带土抬起脸,方便卡卡西擦。


“现在是特殊时期,要处理五大国之间残留的各种利益分配,不过这次处理好之后就很轻松了。”


带土倏地沉下脸,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只要还有国家之间的界限存在,就必定会为了各自的利益而产生矛盾,只要没有了国家的概念,那就……”


“啪!”卡卡西用毛巾甩了带土一脸,他无奈地看着突然就又开始准备报社的带土:“你还没完呢?”


带土在毛巾下面闷闷地说:“以前的后遗症,习惯了。”


“真是……算了,把文件都留在这里吧,等会鹿丸会过来取的,我们回家吧,有半个月的休息呢,以后可就没有这么好的事了。”


“嗯……”


带土动了动,但是没能站起来。


“痛痛痛!哎呦我的手!艾玛我的腿!啊啊啊啊痛痛痛!”


一动他就开始鬼哭狼嚎,又趴桌子上去了。


卡卡西捏了捏他的手,换来带土的哀嚎。


“你轻点!不知道我写了这么久的字手指头都快断掉了,你还捏!”


带土伸腿想要踹他一脚,但是他的腿因为长时间坐着不动已经麻了,这么一动就仿佛有无数只细小的蚂蚁在他腿上攀爬啃咬。


他一脸的生无可恋。


卡卡西忍笑,怜惜地拍拍他的脑袋,弯腰隔着面罩在他额头吻了一下:“辛苦了,带土。”


带土掀起眼皮,呶了呶嘴:“要这边。”


卡卡西轻笑一声,顺从地拉下面罩在他唇上亲吻,只是触碰,没深入,但绕是如此,也让躲在屋顶上的暗部感觉自己的眼睛快瞎掉了。


四战战犯和六代火影什么的……


很久以前就在暗部工作曾经和卡卡西搭过伙的前辈拍了拍后辈的肩膀,习惯就好。


带土不满地嘟起嘴唇。


处女座洁癖卡卡西义正言辞地说:“你都多久没洗漱了,回去把你自己弄干净再说。”


“……也不看看是因为谁。”


带土嘟嘟囔囔地撑着桌子站起来,僵硬的身体发出像是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声音。


他的表情都扭曲了。


卡卡西喷笑:“爽么?”


带土龇牙咧嘴地说:“爽,爽翻了。”


“看你这样子也动不了,我抱你回去吧。”


卡卡西直接伸手把带土拦腰抱了起来,期间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带土先是哀嚎了一声,愣了一会儿之后开始挣扎:“我拒绝!笨蛋卡卡西你放我下来!这样很丢人诶!”


卡卡西捏了一把他的大腿:“放心啦,用神威回去,快一点。”


暗部后辈一脸懵逼。


卡卡西原本的住所在佩恩袭村时被摧毁了,之后分配的地方太小,就任火影之后就搬入了因为离村子中心很远侥幸没有受到太大破损的前宇智波驻地。


其实之后宇智波驻地又被某个老祖宗给拆了,现在的几栋宅子是初代目新造的。


卡卡西和带土住在一起,对外的解释是便于监督几人。


不明真相的群众表示:不愧是六代目火影,真尽职。


用神威飞回去之后,带土就扑到了床上,在柔软的床上打滚舒展身体,把整整齐齐的床铺弄得乱七八糟的,被卡卡西打了头:“不要弄乱。”


带土把脸埋进枕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抬头泪流满面:“在火影办公室坐了七天,我从未感觉到原来有床睡是这么幸福的事情。哦~感谢床~感谢枕头~”


他就想这么睡了,但是卡卡西却把他从床上挖了起来:“先去洗澡啦,身上脏死了。”


“……处女座真麻烦。”


“这和处女座没关系,这是常识!你先进去,我给你拿衣服。”


带土磨磨蹭蹭地挪进了浴室,连衣服都没脱 就用水龙头把自己冲湿了。


卡卡西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和黏在身上的衣服做抗争。


他扶额叹息。


果真是贤二。


“卡卡西!快来帮我啊,衣服脱不掉!”


“是是……”


卡卡西的手在木叶美颜排行榜上永远在前列,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无比灵活,每次都能把带土【哔——】得【哔——】出来。


先不论这个排行榜是怎么出现还受到欢迎推广的,四战之后莫名其妙的东西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


脱掉衣服之后,带土就想跨进浴缸泡着,但是又被卡卡西拦住了。


“你又干嘛啦!”


“先搓一下在泡澡,身上都是灰。”


“你好烦啦!”


带土一点都不想动,就伸直双手:“你给我搓。”


“喂喂喂,我好歹也算是你的上司吧,还有你几岁了,还要别人帮你搓澡。”


虽然嘴里抱怨着,但是卡卡西还是拿了个浴球挤了点沐浴露上去,搓出泡泡来,往带土身上抹。


“我不管,反正我不想动。”带土很任性地说,“现在我是你的责任,你要负责包养我。”


“别人家包养的都是大美人,你说你哪里美了?”


卡卡西在带土背上用力地搓着,简直就像是要把他的皮给搓下来。


看起来很疼,但是带土右半边的身体全是木遁细胞,感觉迟缓,就算被整个扯下来也感觉不到多大痛苦。


卡卡西总有一种自己被同事NTR并且NTR了宇智波老祖宗的感觉。


“哦!”带土扭头瞪了他一眼,阴阳怪气地说,“所以我这么丑你还看着我干嘛,让我早死早超生好了。”


卡卡西反手去搓另一边。


左半边的身体还是他自己的。


带土从小就非常怕痒,浑身都是痒痒肉,小时候两人打起来卡卡西就去呵他的痒,保证带土在三秒钟之内缴械投降。


果不其然,卡卡西一捏他的腰间,带土就跳了起来。


“笨蛋卡卡西你干什么!”


卡卡西一脸的无辜:“给你擦身体啊。”


“那你捏我腰干嘛?我又不是胖助,腰上没有肉感。”


隔壁的宇智波佐助背后一凉,转身看见金发的吊车尾保持着一个很微妙的姿势伸出手在接近他,被发现之后朝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呵呵。”宇智波末裔的回应是用仅剩的一只手把已经吃完的番茄篮子糊了他一脸。


卡卡西迅速地在带土敏感的地方又捏了几把,顺利收获一个笑到腿软的宇智波。


“噗——哈哈哈!别动……别动那边!痒!噗——哈哈咳!卡卡西!别在捏了!说好的搓澡你乱摸什么!”


带土揉着笑抽筋的肚子推开卡卡西。


“好好好,不乱摸不乱摸。”


卡卡西最后摸了把他的肚子。


“卡卡西!”


卡卡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这样可以紧致肌肉,你看你肚子上的肌肉是不是更加紧实了?”


带土还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摸着下巴说:“那胖助肚子上肉这么多是不是因为他不笑?”


“说不定就是这样,佐助总是绷着脸,我就从没见过佐助大笑的样子。”


带土若有所思,隔壁的宇智波胖助背后又是一凉,用番茄糊住了金毛的嘴。


闹完后,带土不肯让卡卡西帮他擦了,自己夺过浴球草草地在身上抹了几下,冲掉泡沫之后就跳进了浴缸里,把这个人都浸到水中。


“啊~果然还是泡澡最舒服了~”


带土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他一口气吃完了十盆红豆糕又有人送上来十盆一样舒爽。


卡卡西抹了把溅到自己脸上来的水:“不要在浴缸里扑腾,弄得到处都是。”


“好~”


带土拉长了声音懒洋洋地应着,眯起眼昏昏欲睡。


卡卡西不喜欢泡澡,但是他搓澡要仔仔细细搓好久,所以等他洗好澡去看浴缸里的带土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卡卡西探手试了一下水温,水已经有些凉了,再泡下去说不定就算是带土也要感冒,看他睡得香甜,也不好意思叫醒他,卡卡西只好拔出塞子放干净浴缸里的水,把光溜溜的带土抱出来,裹了一件浴袍就抱回了卧室。


他轻手轻脚地把带土放到床上,但是他的屁股屁股刚接触到床,带土就猛然惊醒,惨叫起来:“嗷!我的屁股!好痛!变态卡卡西你趁我不注意对我的屁股做了什么?!”


卡卡西:“wtf?”


》》》
港真,只能用手机超苦逼,排版弄得好烦。

评论

热度(167)

  1. 彌蕥上神子有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