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蕥

保护屁股人人有责(卡带卡无差)(2)

上神子有十:

2
》》》


屁股被酱酱酿酿了的带土被卡卡西送去了医院,为了维护两人的颜面,卡卡西直接开神威两人飞去了小樱的办公室。


带土不安分瞎踢的腿刚从神威空间里出来,就踢倒了小樱的盒饭。


木叶男神春野樱:“……”


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啊。”


四战战犯宇智波带土:“……对不起!”


战斗力可以单挑几个影的带土非常没有骨气地抱紧卡卡西的脖子,把脸埋到了六代火影的肩膀里,眼泪都被吓出来了。


卡卡西紧了紧手臂,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学生:“那个……小樱,带土他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小樱心里默念医疗忍者守则,脱下手套,淡然地去收拾被打翻洒了一地的盒饭,“真可惜,这可是我拍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呢。”


卡卡西从善如流地说:“我等会去给你买。”


“那谢啦。”小樱把饭菜都糊到了一起显得有些恶心的盒饭扔到垃圾桶里,洗干净了手,一边擦手一边坐回她从四战回来后就坐上的医院副院长的椅子上,同时发问:“是谁有毛病?卡卡西老师还是带土?”


“是带土,他……”卡卡西眼神游移了一下,“他屁股……”


小樱秒懂,她抬抬下巴示意卡卡西把带土抱到一旁的床上去。


卡卡西抱着带土走过去,弯腰想把带土放下,但是带土的屁股一接触到床板,他就痛呼了一声。


“笨蛋卡卡西!我屁股痛你还让我仰躺!”


带土眼角溢满痛苦的泪花,卡卡西立刻歉意地把带土翻过身来,让他趴在床上,他揉了揉带土的脑袋,心疼地道歉:“对不起。”


带土哼哼唧唧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哪里痛?”小樱换上了塑胶的白手套,袖口被拉得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就像是打屁股的声音,让带土下意识地绷紧了屁股。


“屁……屁股……”


“我知道,是屁股哪里?臀瓣还是【哔】——门?”


小樱捏了捏手指,一把撩开带土大紫色的浴袍裙摆。


带土里面是真空的,腰带还没系紧,小樱这一撩,直接把浴袍给掀掉了,光溜溜的带土一脸懵逼地趴在床上。


卡卡西条件反射地趴上去把自己男朋友的果体遮住,惊悚地看着淡然自若扒了男人衣服的小樱:“小樱你……”


“我什么我,不把衣服脱了怎么看病?”小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卡卡西老师,我对带土不感性趣,我不会和你抢男朋友的。”


带土脸皮其实很薄,因为半边身子都是丑陋的伤疤,他对此有些自卑,在卡卡西面前也就算了,但是在一个女孩子面前一丝不挂,就算这个女孩子是对男性躯体颇有研究看惯了果体的资深医忍,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脸红得快冒烟,一个翻身滚下床躲到床底下去了,就差没躲到神威空间里去。


四战上光膀子纯属因为战况紧急没来得及害羞。


小樱翻了个白眼,伸手去脱卡卡西的衣服。


卡卡西按住自己的衣角,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的女学生。


他是错过了什么,为什么他的学生竟然一言不合就脱男人衣服。


“你别瞎想,我只是想让你把上衣给带土穿而已。”


知道自己的学生还没有步入丧心病狂的境界的卡卡西松了口气,干净利落地脱了衬衫,钻到床底下给带土穿上了。


原本小樱的意思是想让带土遮一点的,但是却遮出了反效果。


男友衬衫+真空什么的……


虽然带土半边身子都是疤痕,但是完好的那半边还是宇智波遗传的俊郎,情人眼里出西施,卡卡西觉得他也需要治疗一下。


他面对小樱微妙的眼神,尴尬地扭开了头。


穿上衣服的带土脸色从红转为黑,阴测测地说:“果然这个世界是错误的……”


小樱拍了拍床:“少废话,快点躺上去,我饿死了。”


带土立刻偃旗息鼓,遮遮掩掩地重新爬了上去。


带土的屁股除了什么毛病一目了然,他那半肤色正常的臀瓣上有一粒红红的囊肿,顶端有一点发白,好像已经化脓了。


卡卡西瞅了瞅,正巧在带土右半边屁股的正中央那块撅得最高的位置,无论是躺还是坐都会碰到那块地方。


有点恶心啊……


“这是疖子,一种化脓性毛囊及毛囊深部周围组织的感染,相邻近的多个毛囊感染、炎症融合形成的皮肤病。”小樱用官方的口吻解释完之后,又多说了一句,“不是痔疮啊……”


她的语气有些遗憾。


带土抱着枕头扭过半张脸,眼神死地看着她:“为什么你会这么遗憾?”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借此警告祖宗桑们多做对身体不好,如果做出痔疮来了就做不了了,这种事情要学会适度,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小樱一本正经地说。


她受够了宇智波斑总是来找她拿安全套了,一拿就是好几盒,还不给钱!


那两个老不羞的!


卡卡西闻言悄悄摸了把汗,还好他和带土都比较克制,不像老年组那样随时随地开车。


“……做多了会得痔疮?”


“不会。”


“那你怎么这样说……”


“因为反正得了痔疮就做不了呀。”小樱满脸的无辜,“但是做多了会脱【哔——】。”


小樱语重心长地说:“反正任何事都要适度,一时的放纵只会带来之后的憋闷,忍一时风平浪静,做太多伤身伤心,还会给其他的单身狗们带来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我们会想加入FFF团报社的。”


“……”最后那才是主要原因吧。


言归正传,扯完了小樱的怨念,她就开始履行她的职责了,很快久得出了结论。


“只是因为长时间坐着,闷热不透气引起的疖子而已,你应该感到庆幸,你坐了这么久还不是痔疮。”


小樱转头对卡卡西说:“你按住带土。”


卡卡西不明所以,但是在医院里最好还是医生说什么就听什么,他上前蹲在床头,抓住了带土的两只手。


带土奇怪地扭头:“你要做什么?”


小樱带上口罩,重新换了一副消过毒的手套,给了他一个纯良的笑容:“给你治病啊,你最好还是把头转过去吧。”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有点恐怖。”


“……”带土悄悄地对卡卡西做口型,“其实我觉得小樱最恐怖,你看过恐怖片没,网上投票公认的恐怖角色排名最高的就是医……啊啊啊啊啊!”


卡卡西被带土吓了一跳,但依旧记着小樱的叮嘱,牢牢地抓着带土的手,然而只是抓手有什么用,他被屁股上的刺痛感痛地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小樱稳稳地压着带土的屁股,他几乎无法动弹,但是他的手和脚却没有被限制住,眼看着带土连万花筒都开了出来,卡卡西赶紧抱住带土的肩膀,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了拍他的头,低声安慰着:“带土乖,忍一下,等会就不疼了。”


带土抓着枕头的手指节都发白了,他把话从牙缝里挤出来:“说好的来治病应该是不疼啊!为什么会更疼?辣鸡医生,让我这么痛的医生绝对是赝品!”


曾经为了修炼百豪之术无法尽全力,从而被其他人误解为没有能力只是仗着纲手的名声才进入医疗部的小樱对他人怀疑她能力的话格外敏感,当即手下的力度就重了许多。


带土被疼得直吸冷气。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出手就是这么疼。”小樱冷漠地说,“ 现在不把里面的脓水给挤出来的话疖子会扩大的,要是到时候你整个屁股整个都烂掉可不要怪我。”


带土瞬间就不敢说话了,转而恶狠狠地掐了卡卡西的屁股一把。


“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工作那么多我为什么会得那什么子!辣鸡火影!辣鸡工作!”


带土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颇为委屈。


卡卡西脸色有些扭曲,忽视屁股上火辣辣的感觉,安慰着:“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所以以后再也不会堆这么多工作,让你这么辛苦了。”


带土听到卡卡西真情实意的道歉,也心软了下来,给他揉揉屁股上方才被自己掐住的地方,“那你有什么补偿?”


“红豆糕?”


“又是红豆糕,你以为我是吃货这么好打发么?”


“那你想要什么?”


“接下来一整个月我都要在上面!”


“好。”卡卡西无比干脆利落地答应了。


带土满意了,小樱的工作也结束了。


疖子的脓水挤掉后,留下了一个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喷发完的火山口。


她给伤口消完毒,贴上纱布,拍了拍带土的屁股:“可以了。”


“嗷!为什么你要打我屁股!”


“习惯了,顺手。”


小樱淡定地说,脱掉沾上了黄白相见的脓水的手套,从旁边的药柜里拿出几盒药膏,把使用次数和使用时间写在纸条上贴到药盒上,一目了然。


“回去后按时涂药,小心不要让伤口被感染,不要吃太过辛辣的东西,也不要让屁股再被闷起来。”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最好也不要剧烈运动,特别是做【哔——】”


就算他们来找她要安全套她也是不会给的!


在卡卡西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从床上下来的带土立刻叫起来:“为什么?!”


“因为可能会让伤口感染。”小樱拍了一下桌子,拿出班主任的气势来一脸正经地说,“对于病人来说,医生的话是绝对的,你听不听话?”


小时候因为成绩不好又经常逃课旷课迟到反正就是不听话等种种原因被班主任训得很惨的带土回想起了被班主任训斥的恐惧,他条件反射地站直了身体,两手并在大腿上,抬头挺胸地回答:“听话!”


“乖。”小樱对听从安排的病人都是很和颜悦色的,“你们可以走了,记得不要忘了我的盒饭,我在这里等你们。”


“谢了,小樱,盒饭等会我就让暗部送来。”卡卡西朝小樱点点头,扶着带土就想离开。


“笨蛋卡卡西!我的衣服!”


》》》
港真,以咱的文笔也写不出什么高大上的东西来,咱就是喜欢写一些生活琐事流水账。
目测屁股还有一点点短小的番外。

评论

热度(116)

  1. 彌蕥上神子有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