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蕥

温泉旅馆与都市怪谈

花笙绛:

现代AU,秘书卡X总裁土


总裁带着他的秘书度蜜月的故事。




某个休息日的早上,卡卡西和带土面对面的喝咖啡。


带土的手指搭在杯柄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在卡卡西要看不下去之前终于开了口“我们去泡温泉吧,地点我昨晚看好了,等下收拾东西就过去。”语气丝毫不容拒绝。


“温泉啊……”卡卡西歪歪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明天还要上班,泡温泉这种事还是等到下次……”


“我刚给你批了一个月的假,公司有鼬和止水不会出什么事的。”带土义正言辞的打断了他的话,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一个月。抓住这个重点的卡卡西眯起眼对着带土笑了笑。


 


 


到达带土选定的温泉旅馆后已经是晚上了。然而黑夜并不能阻止卡卡西目瞪口呆,带土和他说过那是个古色古香的温泉旅馆,然而在他看来明明就是古老。


旅馆的四周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萤火虫在里面飞舞。大门前亮着微黄的灯光,白色的外墙在时间的影响下已经泛黄,有些地方甚至掉漆了。


“到了。”卡卡西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下,推了推副驾驶上已经睡着的带土。带土醒来后看了一眼旅馆的大门,和卡卡西一样的目瞪口呆,他指着那个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古老建筑,问他亲爱的秘书:“你……你确定你走对了?”得到肯定的点头后只能硬着头皮下车,和拖着行李的卡卡西一起走进了那家旅馆。


虽然外表很古老,内部装潢还是很不错的,真的是古色古香,开房的时候柜台后的小姑娘看着他们手上的戒指露出了谜之微笑,给了他们房间钥匙,顺便介绍了一下去房间路线和温泉的位置。


两个人泡在温泉里时已经很晚了,四周水汽氤氲,带土微微眯着眼看起周围的景色,透过竹制的围篱能看见不远处黑洞洞的森林,偶尔有几只萤火虫飞进来,莹绿色的光在灯光下不太明显。这样的场景,好像很合适……


“卡卡西,讲个鬼故事?”带土用手拨着水,一副我好无聊的样子。


“鬼故事……?”卡卡西思索了一会,想起了小时候那个吓过带土很多次的都市传说。“既然这样,我给你讲个都市传说吧,叫红色蜡笔。有一对夫妇……”


讲完后,他发现带土的表情似乎有些僵硬。


“你……”居然拿那个故事吓自己!看着卡卡西那快要笑出来的样子,带土不甘示弱的讲起了学生时代著名的校园传说——厕所里的花子。


“哦?那我再讲个裂口女吧。”


“人面犬是……”


“青女房……”


“……”


夜晚的寒气越来越重,伴随着这些鬼故事,气氛越来越偏向了奇怪的方向。


“太晚了,回去吧。”在带土开始讲飞头蛮的时候,卡卡西拿起手机,在带土面前晃了晃,告诉他已经是深夜了。


 


两个人躺在床上,因为今天有些累,没有做出不可描述的事情,只是腻歪一阵就睡了。


关了灯以后房间黑漆漆的,唯一的光源是从窗口透进来的月光,一点都看不见还好,这样的光更使人毛骨悚然,生怕自己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带土现在脑子里都是刚才那些鬼鬼怪怪,根本不能好好睡觉,而身边的卡卡西好像已经睡着了。


如果能躺在床上到天亮还好,可天不遂人意,带土他想上厕所了,可厕所在走廊的尽头……他抱着被子犹豫了一会,还是坐起来,看了看爬满青藤的窗台,想到等下要面对黑漆漆的长走廊,刚抬起一点点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本来已经睡着的卡卡西因为他这些小动作半梦半醒,梦话一样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我……我怎么可能有事,谁怕那些东西?”带土用他霸道总裁的语气回答,句尾还很不屑的哼了一下。


原本就迷迷糊糊的卡卡西得到答复,“哦,那我睡……”就再次睡着了。带土看着没有后续反应的卡卡西内心无限卧槽,我就说说的虽然你必须信但是你就这样睡了?


“冷静,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没什么好怕的。”带土把这句话在心里重复了几次,勉强说服了自己,起身穿上木屐拿起手机就往厕所走去。


木屐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着,偶尔会有一阵不知道哪来的风灌进他的浴衣里,手机微弱的灯光只能照亮一小片区域,走廊不长,踏进亮灯的厕所后带土松了口气,然后他想起了厕所里的花子。但怕归怕,厕所还是要上的,再说了花子不是女孩子吗怎么可能在男厕所。


解决完后,带土再次穿越了那黑漆漆的走廊,回到房间后立马缩进被子里玩起了手机,看完段子看新闻,看完新闻看股票行情。


终于,他等来了射进窗外的阳光。


卡卡西刚睁开眼,就对上了带土的黑眼圈和充满怨念的眼神。


“我晚上做了什么吗……?”不明所以的卡卡西问。


“哼!”带土扯过他身上的被子蒙住脑袋,把自己裹得像个茧。折腾了一会,终于抵不过睡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卡卡西走到窗前拉上窗帘,挡住了阳光。然后他打开了台灯,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本《亲热天堂》看了起来。


蜜月的开头,好像有些奇怪呢。


 


-------


奇怪的蜜月系列,写这个的时候去看了日本的都市怪谈,结果被吓成智障。

评论

热度(57)

  1. 彌蕥花笙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