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蕥

[卡带]初约会(上)

醉酒猫咪饼干:

十六岁暗部卡x上忍土。




脑洞和BGM来自梁静茹的《纯真》,也有男声版五月天的。




用这首脑补卡带实在萌……不过这回脑洞开的略大和我脑补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_(:зゝ∠)_




 




 




 




 





  “我喜欢你。”




  安静的病房里,坐在一旁的银发少年朝靠病床上的少女说道,视线中作为忍者的那分锐利被午后的阳光洗涤,剩下的只有淡淡的平静。




  然而病床上披着长发的少女却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告白而羞红脸颊。她只是微微瞪大了眼睛:“……哈?”




  于是银发少年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喜欢你,想跟你交往。”




  “你好好看清楚啊、卡卡西!”少女几乎要掀开被子从床上跳起来。她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我、是御手洗红豆,不是野原琳噢?”




  “我没有开玩笑。”卡卡西语气里的一本正经有增无减:“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又不是愚人节,搞什么鬼啊……”红豆撇了撇嘴角,无奈的注视着那双漆黑的眼睛:“你不可能喜欢我的吧。”




  卡卡西略微皱了皱眉:“我是认真的啊。”




  “好吧好吧……”拗不过他,红豆索性往后一仰,倒在枕头上,轻叹了一口气:“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么等我下周出院,我们就去约会。”




  只见卡卡西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细微的讶异。这让少女如同揪住了狐狸尾巴般松了一口气。




  “所以我就说你是在开玩笑嘛!”红豆笑着叫道:“……清醒一点啦卡卡西,和不喜欢的人告白或者约会一点也不有趣啊。”




  “约会么?我知道了。”卡卡西说着,站了起来。“那么下周见。等你出院,我会安排好一整天的约会。”




 




 




 




 




~初约会~




 




 




  天气晴朗,木叶忍者村繁华的街头,穿行在人群中,一身日常打扮的卡卡西双手插在裤袋里,视线徘徊在两旁热闹的店铺之间,似乎浑然没有察觉到受邀跟随在自己身后大约半米远的黑发少年那几乎就要蔓延到他后背上的怨气,只是慢悠悠的开口道:




  “你说,第一次约会送什么礼物比较合适啊。”




  “……”




  并不理会对方的沉默,卡卡西又自顾自的摸了摸下巴:“约会地点要选在哪里呢……”




  “……”




  回应他的仍旧只有人群的喧闹。卡卡西不禁扭过头去,望向身后阴沉着脸的同伴:“你倒是吱一声啊。”




  “吱。”




  卡卡西停下脚步,无奈的抓了抓头发:“所以说,你到底是在生什么气啊……”




  “为什么要安排满满一整天的约会啊?!”他的同伴,宇智波带土最终还是忍不住朝他咆哮:“你是想跟红豆在街上晃悠一整天、好让琳不管怎样都会撞见你们吗?!”




  听见这话,卡卡西沉默了半晌。




  “我并没有想要再伤害到琳的心情,只是因为红豆不相信我喜欢她嘛。”




  “是啊!我也不相信啊!!”带土如同炸了毛的黑猫,不顾周围来来往往的路人大叫起来:“你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没多少交集吧?而且毕业以后就更少打交道了啊?!真是奇了怪了、你究竟是怎么喜欢上她的啊?”




  “就是喜欢上了,我有什么办法。”卡卡西微微撇开了视线:“……又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的确,喜欢上一个人的缘由,有的时候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带土只好决定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




  “……可是,你的约会,为什么要把我扯进来啊。”




  “感觉你比较有经验,”卡卡西指了指跟前一家饰品店的招牌,对带土说道:“在讨女孩子喜欢这方面。”




  带土冷笑:“我不觉得《亲热天堂》的忠实读者会不清楚怎么把妹。”




  “所以你觉得我初次约会就要把对方带到床上去吗?”卡卡西一脸无辜。




  “哈?!什、什么啊?!”带土的脸瞬间涨了个通红。他略微嗔怒的瞪着卡卡西,继而压低了声音:“……那当然不行啦。绝对不可以。”




  “所以说嘛。”一边走进店里,卡卡西一边附和道。




  带土撇着嘴跟上他的脚步。饰品店里,前来光顾的大都是女性,流光溢彩的各种饰品陈列在玻璃柜台上,深深地吸引着她们的眼睛。




  “你是要挑给红豆的礼物……?”带土明知故问道。




  卡卡西并不望向带土,只是凝视着柜台上闪烁着光芒的饰品,默默地点了点头。




  到底为什么会是红豆呢?带土仍旧对此感到十分疑惑。假如说卡卡西告白的对象是琳,那么不管再怎么生气或者不甘心,带土也不会感到如此莫名其妙。




  或者说,当他看见卡卡西为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对象付诸心血时,涌现出了某种不安。就像是心脏正在被什么东西在研磨一般,感觉怪怪的,有点痒,有点疼。即便这样一来琳的目光或许就能完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了,可是却仍然无法让他高兴起来。




  他想知道的并不是卡卡西喜欢红豆的原因,而是希望直接从卡卡西的口中听到一个有关于这件事情的否定的答案。虽然带土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个怎么样?”




  卡卡西的询问打断了带土的思绪。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卡卡西正指着柜台里的一枚戒指,虽然是银色的,但是光泽却并不显眼,似乎是哑光磨砂的工艺。




  “哪有第一次约会就送戒指的啊!”带土不禁眯起眼睛嘲笑道。他指了指旁边的柜台:“你还是去看看项链或者耳饰之类的吧。”




  “好意外啊。”卡卡西回以微笑:“没想到你这么懂。”




  带土抛给他一个白眼。“这点技巧一般人都知道的啊,真不愧是笨卡卡。”




  继而卡卡西便不再理会带土。他的视线被一双镶嵌着琥珀的耳钉所吸引。他将盛装着耳钉的盒子从柜台上拿了出来,取出其中的一颗,微微眯起眼睛,凝视着琥珀另一端正漫不经心打量着其他饰品的黑发少年的脸容。在小小的金色世界里,一切的声音仿佛都沉淀了下来,那张略显稚气却眉目清秀的脸容在一片沉寂中,如同披上了透过蝴蝶的翅膀所看见的绮丽光芒。




  就好像,把所有的时间与思恋都凝结停驻在了这一刻。




 




 




***




 




 




  三天前的傍晚,当卡卡西结束了一项旷日持久的任务、正准备在收拾完一身行装后开始自己久违的休假时,刚走到暗杀部队总部的门口,便察觉到角落里的一抹阴影。




  “请留步。”




  那是比暗部更加黑暗的存在——根的首领,志村团藏叫住了他。于是卡卡西停下了脚步,朝他微微颔首。




  “这个人,你认识吧。”




  递到卡卡西面前的,是名为御手洗红豆的女忍者的登记资料。卡卡西点了点头。“认识。是我在忍者学校时候的同级生。”




  “她从忍者学校毕业后,师从大蛇丸。大蛇丸叛逃,在她身上留下了咒印。”团藏缓缓说道:“她最近的身体状况很不稳定——因为那个咒印,在普通的任务中几次濒临暴走。现在‘根’负责暗中监视她,也派了医疗忍者着手研究咒印的破解。”




  “要对我下达什么命令,还请您直言。”卡卡西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高层担心她追随大蛇丸叛逃村子。这将是村子的损失。但是灭口又无法再跟进咒印的破解。”团藏顿了顿,语气里仍然不带有任何起伏:“如果有什么事物能够牵制住她、让她无法离开村子,那么就不再有任何风险了。”




  卡卡西微微眯起了眼睛。“您是指……”




  “能够最大限度牵制人的,是感情。”团藏的脸孔被夕阳的光线覆盖以深重的阴影。“这个任务,从各种意义上而言,你都是最佳的人选。”




  卡卡西感到一阵晕眩。




  身为忍者,是注定要磨灭感情的。但是至少可以有一片净土留给心中最重要的人吧——他所见到的同学阿斯玛与红、老师波风水门与他的妻子漩涡玖辛奈,都是冰冷的忍者世界中温暖而幸福的证明。




  即便身处最为冷酷无情的暗杀部队,卡卡西也没想过自己会被委派这样的任务。他原以为,无论手上沾满再多的鲜血,只要还能够和那个人并肩同行,即便未来在对方身上发生怎样的变数,只要自己的心意不曾改变,就不会再有任何遗憾和不甘了。




  结果,现在就连这么一点点关于爱的权力,最终也要被剥夺而去,未免也太过残酷了。




  但世界原本就是残酷的。发生在别人身上的幸福未必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灾难也未必会发生在别人身上。越是纯真的心情存在于忍者世界中就越是易碎。曾经被那么一句认可所打动、可到头来也无法够遵从着那样的意志生活下去。因为世界原本就是残酷的。




  归鸟结伴从不远处的林野中起飞,翅膀凌乱的拍打着枝叶,扬起一片破碎的声音。




  卡卡西点了点头。




  “我了解了。”




 





TBC

评论

热度(93)

  1. 彌蕥醉酒猫咪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