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蕥

[卡带]初约会(中)

醉酒猫咪饼干:

让我卡个肉……QWQ


 


 


 


 


 


  就好像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月亮的阴晴存在周期一样,世间万物都是有所规律的。无论怎样定义,忍者究竟也是人。生活在忍者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会长大、都会喜欢上谁、都会结婚成家、都会在某天死去。所以,宇智波带土从没想过要反驳些什么,只是延续着这样的轨迹一天一天的生活下去。


  只不过,当自己眼看着卡卡西正按照规律一步一步的走向所谓的幸福时,他却始终感到有些不对劲。


  虽说如此,带土却仍然使出了浑身解数替卡卡西来安排这场约会。从挑选什么样的礼物到预约什么口味的餐厅、再到预定什么颜色的鲜花,他们两人一天下来几乎绕遍了整个村子。


  带土觉得自己很累。除了身体上的疲倦,更多的是在看着卡卡西冷静得像是执行任务般准备着约会的事宜时,内心的疲倦。


  他宁可看见卡卡西为这番忙碌而露出笑容,即便自己会因此而为琳感到不悦,但终究还是会祝福他的。


  卡卡西走在前面的背影被夕阳昏暗的光线拖得很长很长。带土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河堤那边的夜景不错。”带土指了指不远处笼罩在暮色中的河堤:“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带红豆到河堤去走一走。”


  “是吗?”几乎消失的夕光下,卡卡西的表情显得模糊不清。他好像是笑了:“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两人沿着小路走在寂静的岸堤旁。万家温暖的灯火浮动在的河水上。晚饭时间,几乎是不会有人停留在河堤附近的。他会知道这里的夜景很美,想必是在附近修行到很晚吧。卡卡西想。


  夜色在薄薄的水汽中弥蒙开来,染湿了天空中最后一丝璀璨的云霞,将之浸透成淡淡的暮紫色。


  “稍微歇一下吧。”卡卡西提议道。


  带土点了点头,随着他在岸堤的草坪上坐了下来。被黑暗笼罩的天空中闪烁着几颗星子,它们的倒影淹没在人间的灯火中,几乎没了痕迹。水面被晚风轻轻拨撩,泛起一层细微的涟漪,才是终于漾开了过于刺眼的光辉,将河水与夜色的沉默显现了出来。


  卡卡西忽然想把全部的全部都告诉带土。并不为了什么,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心里压抑着的情感被这样美丽却孤独的景色所牵动,让他想要做些什么,才能不辜负那个将这番景色分享给自己欣赏的人。


  迎着晚风,卡卡西轻叹了一口气:


  “如果说……我和红豆在一起,只是暗部交给我的任务——”


  “那就说得通了。”


  带土的语气是有所责备的。他沉默了片刻,望向卡卡西的眼中闪烁着极尽担忧的神色:“但是,你不喜欢红豆的话,今后可怎么办啊……?!”


  “没办法了,大概。”卡卡西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明确的悲喜。


  “今天是我可以遵从自己的心意的最后一天。谢谢你陪着我。”


  卡卡西说着,将脑袋倚在了带土的肩上。


  “肩膀借我靠一下。”


  黑夜忽然震颤了一下。不知道卡卡西有没有察觉到自己肩膀的颤抖——带土感到自己的胸口仿佛掀起了一阵狂岚。那银色的发梢在夜色之中下如同某种鸟类的翎羽,微微刮蹭着带土的脸颊,痒痒的,暖暖的。加之肩上突如其来的令人怦然却安心的重量,让他忽然想将自己的脑袋也靠在对方身上,算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不太合格的安慰。


  可不知为什么,身体却莫名的僵住了。只剩下一些无法表述心意的话语还在不由自主的从口中蹦出来:


  “喂、搞什么啊!我说你——”


  “别出声,”卡卡西打断道:“就一会儿。”


  他这么说着,在带土的肩上蹭了蹭,像是撒娇的小动物。


  不过带土却没法嘲笑卡卡西近似软弱的举动。他只觉得心里压抑得难受——是啊,一切都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他以为卡卡西是真的喜欢上了红豆,他以为卡卡西会获得幸福,他以为命运会温柔的对待一个曾经失去过幸福的人。他以为……


  他望着被灯火渲染成一片暖色的水面,泪水忽然填满了眼眶。


  “要是可以的话,把这个任务交换给我吧……反正琳喜欢的人是你,怎么着也不可能和我在一起。”


  从前卡卡西在同龄人中是如何孤独的出类拔萃,他一直看在眼里。虽然有所不甘,可时至今日,他早已明白对方沉默背后无人能及的坚韧与隐忍。


  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忍者啊——也正因如此,无论是作为同伴还是站在别的什么角度,带土都不希望再看到卡卡西身边即便有一个人并肩同行,却不是一个能够让他轻松地依靠的人。


  “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带土由衷的低声说道。


  “说什么要我幸福……你怎么还没搞清楚啊。”


  卡卡西沉默了。


  再不说出口,今后恐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这份心意如同满载着珍宝的航船,即便注定要沉入海底,也仍然渴望在沉没之前,触碰到彼岸的礁石——哪怕是再向前一步就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也总比悄无声息的坠入深海要释怀得多。


  虽然早已记不清这条亢长航线的起始,但至少在结尾时要好好的告别。卡卡西想着,将视线投向面前那双因焦急而浮闪着些许泪光的漆黑眼瞳,深吸了一口气,宛若叹息:


  “我喜欢的人是你啊,带土。”


  “哈?!什……?”


  带土似乎没反应过来,又或许是在短暂的几秒钟内听到这样的回答过于吃惊——他指了指卡卡西,又指了指自己,微微张了张嘴唇,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卡卡西大概理解了他想表达的意思,觉得有些好笑、却又怎么也笑不出来,于是静静的点了点头。“没骗你,就是这么回事。”


  那双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颤抖的弧线,目光笔直的指向卡卡西,仿佛要从那双过于平静的眼睛里寻找到些许与自己此刻类似的心情——不,似乎只是因为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躲避的方式罢了。


  不仅仅是因为从没想过卡卡西会喜欢自己,更加没想过告白会发生在这种前提条件之下。


  脑海一片空白。宇智波带土十六年的人生中头一次想要主动承认自己是个不聪明的人。假若突如其来的意外是敌人入侵,那么至少还能用体术来应对。可是从没有人教过他,面对这种如同站在悬崖边缘的告白该如何作答。


  刚才蓄势待发的眼泪没有浪费,因为现在他简直快要急哭了。


  “那可怎么办啊……?!”带土的声音因急切而带有淡淡的哭腔。“现在才说这种话、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


  卡卡西悄悄撇开了视线。


  “只是……事到如今,无论如何都想要告诉你罢了。”


  带土微微愣住了。他仿佛听见卡卡西的声音在隐隐的颤抖。印象中,无论是做什么,卡卡西都是有所计划、有所准备的,即便没有,也总是泰然自若让人找不到破绽。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幼时那令人讨厌的倨傲气息已经渐渐褪去,但带土还从没有见过卡卡西像此时此刻一般——大概可以算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但是、但是现在还没到第二天啊!”某种好胜心作祟,驱使着带土一把按住了卡卡西的肩膀——即便他自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离第二天还有几个小时呢!”


  被对方莫名高涨的情绪所打动,卡卡西微微眯起了眼睛:


  “……大半夜的,能做些什么呢?”


  话刚出口,两人心照不宣的红了脸。轻盈掠过的晚风也无法驱散的热度蔓延在四目相视沉默的间隙,任谁也无法轻易的躲闪回避。


  带土松开了按在卡卡西肩上的手,微微垂下了脑袋。


  “所以说,第一次约会就要上床吗……”


  卡卡西撇了撇嘴角。“……如果你愿意的话。”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退缩,不管从什么意义上来说都是胆小鬼的行为啊。这样想着,带土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看你这么可怜巴巴的,就当是满足你的愿望吧。”带土从草坪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轻哼一声:“……好好感谢我吧,笨卡卡。”


  “你才是。到时候别哭着求饶。”卡卡西起身反驳道。似乎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往常的活力。


  “求饶?怎么可能!就你那副小身板……”


  “明明是你最爱哭了吧?刚才掉的眼泪还把我头发给弄湿了。”


  “哪来的眼泪啊一定是你的错觉!”


  “……话说,去我家?”


  “…………随便你。”


 


 


TBC

评论

热度(68)

  1. 彌蕥醉酒猫咪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